面临败诉结果 前途渺茫 柳暗花明 利用对方证据胜诉

首页标题    经典案例    面临败诉结果 前途渺茫 柳暗花明 利用对方证据胜诉

2005年3月至12月,A公司43名职工因长期旷工被公司除名。

2006年1月15日,A公司通过黑龙江日报公告了《除名通知》。

2006年3月1日至2008年10月5日,43名职工一直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要求其责令A公司撤销《除名通知》。

2008年10月20日,43名职工以A公司为被申诉人向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撤销A公司作出的《除名通知》。2008年11月28日,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43名职工的申诉已超过仲裁时效为由向43名职工送达了《不予受理通知书》。43名职工不服,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邱良、陈希律师接受委托,代理A公司应诉。通过对该案的全面分析,得出如下结论:1、43名职工诉称,A公司因经济效益不好给其放长假,不存在旷工问题。A公司辩称43名职工长期旷工证据不足;2、A公司未经职工代表大会通过,除名违反法定程序;3、A公司作出的《除名通知》未依法送达职工本人或其同住成年家属,也未经邮寄送达,而是采用了直接公告送达的方式,程序违法。4、43名职工提供的其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的材料能够证实其未超过仲裁时效。综上,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不予受理该案是错误的,A公司面临败诉结果,前途渺茫。

诉讼程序中,43名职工为了进一步证实其一直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又提供了大量的上访材料。邱良、陈希律师对该部分材料进行了细致分析,发现案件出现转机,柳暗花明。因为,该部分证据中,有一份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对43名职工上访的回复。回复内容为,A公司对43名职工的除名问题属于劳动争议仲裁范围,应向哈尔滨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回复时间是2006年5月8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能够证明在申请仲裁期间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申请仲裁期间中断。有关部门作出处理决定或明确表示不予处理时起,申请仲裁期间重新计算。自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于2006年5月8日回复之日起计算,至43名职工于2008年10月20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已超过两年之久,已远远超过仲裁时效(六十日),43名职工的起诉应予驳回。

2009年3月16日,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支持了邱良、陈希律师的代理意见,以超过仲裁时效为由裁定驳回43名职工的起诉。邱良、陈希律师利用对方证据使A公司胜诉,维护了A公司的合法权益。

 

 

 

2005年3月至12月,A公司43名职工因长期旷工被公司除名。

2006年1月15日,A公司通过黑龙江日报公告了《除名通知》。

2006年3月1日至2008年10月5日,43名职工一直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要求其责令A公司撤销《除名通知》。

2008年10月20日,43名职工以A公司为被申诉人向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撤销A公司作出的《除名通知》。2008年11月28日,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43名职工的申诉已超过仲裁时效为由向43名职工送达了《不予受理通知书》。43名职工不服,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邱良、陈希律师接受委托,代理A公司应诉。通过对该案的全面分析,得出如下结论:1、43名职工诉称,A公司因经济效益不好给其放长假,不存在旷工问题。A公司辩称43名职工长期旷工证据不足;2、A公司未经职工代表大会通过,除名违反法定程序;3、A公司作出的《除名通知》未依法送达职工本人或其同住成年家属,也未经邮寄送达,而是采用了直接公告送达的方式,程序违法。4、43名职工提供的其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的材料能够证实其未超过仲裁时效。综上,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不予受理该案是错误的,A公司面临败诉结果,前途渺茫。

诉讼程序中,43名职工为了进一步证实其一直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又提供了大量的上访材料。邱良、陈希律师对该部分材料进行了细致分析,发现案件出现转机,柳暗花明。因为,该部分证据中,有一份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对43名职工上访的回复。回复内容为,A公司对43名职工的除名问题属于劳动争议仲裁范围,应向哈尔滨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回复时间是2006年5月8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能够证明在申请仲裁期间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申请仲裁期间中断。有关部门作出处理决定或明确表示不予处理时起,申请仲裁期间重新计算。自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于2006年5月8日回复之日起计算,至43名职工于2008年10月20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已超过两年之久,已远远超过仲裁时效(六十日),43名职工的起诉应予驳回。

2009年3月16日,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支持了邱良、陈希律师的代理意见,以超过仲裁时效为由裁定驳回43名职工的起诉。邱良、陈希律师利用对方证据使A公司胜诉,维护了A公司的合法权益。

 

 

 

2005年3月至12月,A公司43名职工因长期旷工被公司除名。

2006年1月15日,A公司通过黑龙江日报公告了《除名通知》。

2006年3月1日至2008年10月5日,43名职工一直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要求其责令A公司撤销《除名通知》。

2008年10月20日,43名职工以A公司为被申诉人向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撤销A公司作出的《除名通知》。2008年11月28日,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43名职工的申诉已超过仲裁时效为由向43名职工送达了《不予受理通知书》。43名职工不服,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邱良、陈希律师接受委托,代理A公司应诉。通过对该案的全面分析,得出如下结论:1、43名职工诉称,A公司因经济效益不好给其放长假,不存在旷工问题。A公司辩称43名职工长期旷工证据不足;2、A公司未经职工代表大会通过,除名违反法定程序;3、A公司作出的《除名通知》未依法送达职工本人或其同住成年家属,也未经邮寄送达,而是采用了直接公告送达的方式,程序违法。4、43名职工提供的其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的材料能够证实其未超过仲裁时效。综上,哈尔滨市南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不予受理该案是错误的,A公司面临败诉结果,前途渺茫。

诉讼程序中,43名职工为了进一步证实其一直在向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上访,又提供了大量的上访材料。邱良、陈希律师对该部分材料进行了细致分析,发现案件出现转机,柳暗花明。因为,该部分证据中,有一份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对43名职工上访的回复。回复内容为,A公司对43名职工的除名问题属于劳动争议仲裁范围,应向哈尔滨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回复时间是2006年5月8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能够证明在申请仲裁期间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申请仲裁期间中断。有关部门作出处理决定或明确表示不予处理时起,申请仲裁期间重新计算。自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于2006年5月8日回复之日起计算,至43名职工于2008年10月20日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已超过两年之久,已远远超过仲裁时效(六十日),43名职工的起诉应予驳回。

2009年3月16日,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法院支持了邱良、陈希律师的代理意见,以超过仲裁时效为由裁定驳回43名职工的起诉。邱良、陈希律师利用对方证据使A公司胜诉,维护了A公司的合法权益。

2019年4月22日 16:13
浏览量:0
收藏